[王俊杰]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任何标准衡量,中国都不是汇率操纵国

时间:2019-08-13 18:39:51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按揭利息

  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汇价突破7,直接原因是美国方面威胁将于9月1号开始对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这种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影响了市场预期,引发了市场波动。8月5号当天,美国财政部长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如果这次人民币汇率向下波动是汇率操纵,那也是美国相关行为所导致的,而中国人民银行做了大量工作稳定市场预期。其实,从美国财政部的声明相关措辞中可以看出,他们自己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贴这个标签。我想谈三点意思:

  一、 无论用任何标准来衡量,中国都不是汇率操纵国

  经济学上,货币操纵的标准有两个,一是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比较高,二是大量卖出外汇储备,故意改变货币价值以影响该国在国际贸易中的竞争地位和贸易顺差。美国财政部根据2015年“贸易便利和贸易执法”法案第701款,对与美国双边贸易额每年超过400亿美元的国家汇率评估,汇率操纵的条件为:(1)对美国有巨额双边贸易顺差,即超过200亿美元;

  (2)本国有巨额经常项目顺差,即经常帐户余额超过GDP的2%;

  (3)长期单边干预汇率市场,即过去12个月内,有6个月购买外汇以维持货币弱势。

  无论用经济学还是美国财政部自己的标准,中国都不符合汇率操纵的条件。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2018年是0.4%,而且过去几年中一直在下降,中国的外汇储备近年也一直保持稳定。IMF在上周五公布的第四条款磋商公告中表示,人民币相对于一揽子货币大体稳定,人民币汇率大体符合基本面,人民银行没有进行大规模干预,仍然在向浮动汇率转型。

  实际上,中国在汇率方面一直是负责任的大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一直承诺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有力地支持了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和全球经济复苏。201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提高,波动率已接近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水平。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二、 人民币汇率在机制上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

  我国2015年改革了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报价机制,做市商在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供的报价应主要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收盘汇率,并结合上日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变化及外汇供求情况进行微调。后来,我们又不断完善这种中间价形成机制,提升了汇率政策的规则性、透明度和市场化水平。未来,中国将继续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汇率是生产要素即货币的价格,汇率水平长期取决于经济基本面,短期取决于市场信心、资金流动等因素。目前,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而且有弹性、有韧性,供应链基本完整,政策也有空间,人民币汇率与基本面大体一致。今年上半年GDP增速是6.3%,虽然增速下降,部分原因是我们为了实现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型而主动进行结构调整。即使增速下降,我们仍然是主要国家中增长最快的,比全球平均水平高三个百分点。上半年金融方面也几个亮点,一是宏观杠杆率基本稳住了,二是M2和社会融资总量增幅与GDP基本相当,三是市场利率整体下行,企业融资成本明显降低,四是我们在主动采取措施处理金融风险。2015年时我在德国工作,当时我们股市汇市形势都不好,资金外流严重,但欧央行和德央行的同事都告诉我他们对人民币有信心。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在百余年的现代货币体系下,还没有哪个国家经济增速超过其他国家那么多,其货币还持续大幅贬值的。国际金融危机后,主要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的经济都靠非常规性的货币政策来支撑,我国是主要国家中唯一采用常态货币政策的国家,还有很大的政策空间。

  三、 用国内改革开放的确定性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

  2018年以来,美国不断升级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影响了全球经济的复苏。美国前财长Summers近日指出,世界经济处于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危险的时候。美国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也引发了市场对美国明年经济衰退的担忧。

  面临美国的极度施压和巨大的外部不确定性,我们的关键在于做好自己的事。我国目前增长主要是靠内需,对净出口的依赖度比几年前低,只要能做好自己的事,经济基本面就不会有大问题。这是因为,我们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比如完整的产业链、可以进一步提升的城市化及由此带来的发展空间等等。要释放这些潜力,补齐发展的短板,在根本上依靠结构性改革。

  我国应该用国内改革开放的确定性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打好三年攻坚战,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有序开放。近年来,多数主要国家的经济大多是靠宽松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托着的,而我国在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的三年攻坚战包括扶贫、环保、金融风险防范,我们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矫正劳动力、土地、资本、制度创造、创新等要素配置扭曲,扩大有效供给,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些举措都是为了补齐我们发展的短板,有效应对产权保护、中央地方财税关系、国有资本管理、公司治理、减税降负、收入分配、社会保障等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巩固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信心。有序开放方面,人民银行一直坚持提升人民币国际化,深化汇率制度改革,推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近期,我们还宣布了11项开放措施,更方便外资机构进来。

  中国是大国,核心问题就是做好自己的事。如果我们有稳定的经济基本面,有14亿人的庞大市场,能够保持战略定力,还能够坚持有序开放,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放弃或者抗拒这样的市场和机会。

  总之一句话: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就是应对美国极限施压最有力最有效的方法。

  (光明全媒体记者王斯敏整理)